旅行家專欄 > leyton的專欄 > 漫山島

皇室战争人工客服电话:漫山島

By leyton 2019-03-28
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74155人閱讀

皇室战争破解版在哪下 www.nqslp.icu 要在蘇州尋找野趣,最好的辦法是出城向西,到太湖邊的漁村看看??扇緗?,這個辦法也不太能如愿。即便來到沖山半島,見到太湖本尊,左右手邊仍然是緊密的兩層洋房,手工藝工廠,以及和農貿市場里一樣,吆喝魚蝦生意的本地人。一般人到此也就死心了,不再強求精致的蘇州展現別的風貌,但若固執,雇個船家,踏碧波白浪,駛向茫茫太湖里,便會來到漫山島。

 

太湖五十余島,人言七十二峰,但飄渺之下,多是些連名字都沒有的土丘,不可能開發完全。漫山島因此常年處于一個尷尬的地位,名義上是太湖第三大島,距離陸地很近,實際沒有通橋,沒有路標,不問當地人,甚至都無法知道這個島的存在。

 

但知曉之后,渡過太湖的選擇還是很多的。早間晚間的準點大船,從不失約,是十分保險的選擇,但沒什么光澤的船身和船底,白色和綠色搭配,踩在甲板上就有一股鐵銹味,顏值不敢恭維。有的老漁夫會用竹筏舢板,現在幾乎已經沒人會用它了,一棹一篙,筆挺身子,如水面步行,緩緩去往遠處,但一有風浪,便不得不放棄如此冒險。船家的快艇是折中的選項,鋁合金外殼,塑料內飾,在平靜的湖面劃開一線,加速到極致,風聲水聲耳邊呼嘯,護住遮陽帽,路途只消15分鐘。


 

登島的淺灘本沒有路,有人到來,便修了路。木棧道懸空于灘涂上,紅漆飾面,不會腐朽,因此走起來平坦穩當。就是突如其來的大自然太過熱情,兩旁蘆葦擠向柵欄,延伸到棧道中間,又尖又細的枝芽觸及腳踝手背,讓都市來的游客不太適應。


 

好在不適應很快就會過去,只需拐個彎的功夫,遮擋視線的灌木紅衫自覺退下,露出一汪清潭,三分屋舍,半幅藍天。濕地稻田,白鷺青丘,太湖鵝排隊飛入布置好漁網的池塘,啄食岸邊的綠葉。腳下的棧道變成田埂,踩上去松軟,給人一種親切感,想要跑起來,到遠處深處去看看。只是四周不見打理田地的農戶,也沒有承包池塘的漁民,手機信號不好的時候,城里人未必找得準方向。


 

但也不用為此擔心,因為漫山島的奇特地形會指引一切。島的兩邊各有一座山丘,分立于南北,圍攏中間空地,形成山坳,從空中看去,整體就像個隨波逐流的青泥瓦盆。島人隨性,為兩座山取了很直接的名字,“南山”,“北山”,使之成了天然向導,游客舉目見山,便是路牌,也算省去問路指路的麻煩。

 

隨性不單單體現在取名上,也在島上人的生活里。平坦的山坳是開墾的最佳選擇,島人卻只是簡單劃出幾塊魚塘,就當維持生計,難得幾處已經開墾好的土地,也任由雜草蔓延到狹窄的土路上,想走進一探也無從下腳。西裝革履的客人見狀,大呼浪費,并在心里計劃起五年期的開發方案,運動短衫的人也覺得浪費,但他們是在后悔,沒有將跑鞋或者山地車帶上來,浪費了田間穿梭的機會。其實“浪費”二字,太過苛責島人了。整個漫山島上的原住民最多百來戶,別說開墾荒地,能生存下來,已經很不簡單,何況他們還建起南北兩個村落,相安無事幾十年。

 

南邊的村子離對岸近,因此有城市的影子。參天大樹蔭蔽下,二層磚瓦樓臨河而建,坐落在主干道旁,九十年代的掛歷裝飾著大門,好給外人一個美觀的印象。碼頭邊甚至有座小學,雖然只有兩間教室,但不得不說小學選址巧妙,窗口看去恰好能隱約看到太湖對岸,這一來,想要走出小島的雄心,也會由此點燃??尚⊙У慕ㄔ煺嘰蟾琶幌氳?,當年走出去的人越多,以后來讀書的人也就越少,現在村子里僅剩老一輩,教室的墻角也生出苔蘚。


 

再看北村,房子大多背后借山勢,正面立圍墻,圈地而建,大小不一,一派老島主營寨的風格。北村人精明,不忘在門口搶占一塊空地種菜,可苦了村里的道路,被一塊塊巴掌大的菜地,分割成九曲十八彎。村中有大戶,獨門獨院,門樓上磚雕彩瓦,圍墻高得看不見里面樣貌,那是村長的家,講究也多,比如門不能對著彎彎繞的路,專門躲到側面,還要刻上“泰山石敢當”五個字,用來抵擋煞氣。

 

按照道理,如此落后的村落,早就應該淘汰了,可誰能想到,它不僅留存至今,居然還引來島外寺廟的俗家弟子,修建了禪房,不遠處更是有全島唯一的面館,雖然老板同樣隨性,常常不見人影,但依然好奇,他們當初到底看中了什么。


 

不過,再往西走,來到最晚建立,卻也最早沒落的度假村,才知道曾經看中漫山島的大有人在。桃紅色的餐飲大樓,掛彩帶的畫舫船屋,混凝土防波堤圍起深水碼頭,恍惚能看到滿載的大船,日夜往來,只是,現在都成了廢墟。碼頭飄來藍藻的餿味,紅樓里一片漆黑,畫舫門邊百事可樂的冰柜,玻璃碎落滿地,防波堤年久失修,凹陷下去大塊,唯有毛色黑亮的小狗,看見人來,還習慣性繞到腳邊搖尾巴,討要吃的。


 

全力開發的度假村,早已廢棄;堅持靠攏城市的南村,風燭殘年;倒是我行我素的北村,反而新生出禪意。越是先進的文明,在漫山島上就越是失敗。明明有這么好的天賦,山水,村莊,援助發展的人,隨性浪費一個也就罷了,最后全都揮霍一空,真是個不求上進的地方??墑?,整天守著天賦求上進,有趣嗎?

 

據說,世上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天賦,但使用天賦的道路又有不同。有的路適應規則,抓住機遇,將天賦用在最需要的地方,飛往高處。有的路卻同規則格格不入,愛劍走偏鋒,只愿意將天賦用來把玩,但求隨心所欲,無拘無束。前者站在高處,人人矚目,后者隱于紅塵,無人問津,久而久之,后者就被生拉硬拽起來,要他們也追隨前者,永不許停下腳步。

 

漫山島大概就在第二條路上,滿眼都是天賦,卻偏愛揮霍青山綠水,用它自己的方式過小日子,即便強行拖它起來,也得不到結果。這樣也好,至少沒有搶客源,宰客人,沒有變得市儈,變得貪婪,沒走上其他島嶼千篇一律的老路。游客之中,那些被天賦所強迫,不許停下的人,看到這種生活,應該也會試著停下,放下,試著揮霍一下吧。


 

漫山島的棧道,大約有10公里,那天剛登島的時候,想盡可能走完它,烈日下忙碌半天,汗水浸透衣衫,幾近中暑,心中抱怨,所謂的野趣原來是無趣??珊罄?,坐到南村樹蔭里,卸下背包,同洗菜老人瞎扯,遠望枯木平湖,另外半日的時光竟也不知不覺消磨了。果然,只有試著揮霍一下,天賦,時光,還有未經雕琢的自然山野,才會有趣起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微信公眾賬號:“尋找旅行家”,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,歡迎關注,互動有獎^_^



上一篇: 隔世江之島

leyton

喜歡用少量的旅行,配合奇怪的視角,以最實惠的方式制造胡思亂想。聯合運營微信公眾號:一人之家。小說《戲里佛》連載中。
TA的窩leyton

專欄最熱文章

專欄其他作者

  • ???м?西門媚?????

    西門媚

    小說家,著名專欄作家;曾在廣州、北京、成都三地媒體工作十年,先后在中國上百家媒體開設專欄;代表作品長篇小說“新聞三部曲”之《實習記者》、《看不見的河流》,隨筆集《紙鋒》、《說我愛你》、《結廬記》等。
  • ???м?鄭軼?????

    鄭軼

    攝影師,策展人;從事影像創作(攝影&Video),Audiovisual arts(Visuals & DJ)以及寫作;嬉皮風格的旅行者是她的終身職業;曾游學歐洲多年,畢業于意大利博洛尼亞大學藝術管理專業,曾在奧地利維也納從事Audiovisual arts;熱衷于研究社會學人類學心理學以及跨文化跨學科研究,在各種大學里把理工科文科藝術科以及經濟管理都學了一遍,是個書呆子氣十足的技術宅,立志當一個呆萌的學霸。
  • ???м?周海濱?????

    周海濱

    非虛構寫作者,中國傳記文學學會會員,新浪?專欄、百度?百家、鳳凰?歷史簽約作者。
  • ???м?狗子?????

    狗子

    本名賈新栩,生于北京,出版有長篇小說《一個啤酒主義者的獨白》1、2,隨筆集《一個寄生蟲的憤怒》,《活去吧》,《散德行》。
  • ???м?曹企鵝?????

    曹企鵝

    傳媒業的小透明,生活中的旅行者,愿過上從書本中汲取、在旅途中經歷、用文字去表達的日子。
返回頂部
意見反饋
皇室战争破解版在哪下
頁面底部